第二部分论德谟克利特的物理学和伊壁鸠鲁的物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伊壁鸠鲁和亚里士多德一起划分了本原(不可分的本原,第欧根尼·拉尔修,第10卷第41节)和元素(不可分的元素,第欧根尼·拉尔修,第10卷第86节)的区别。前者是通过理智可以认识的原子,它们不占有任何空间。(1)它们被称为原子,并非因为它们是最小的物体,而是因为它们在空间里不能被分割。按照这种看法应该认为,伊壁鸠鲁没有赋予原子以任何与空间有关的特性。(2)但是他在给希罗多德的信中(第欧根尼·拉尔修,第10卷第44、54节),不仅赋予原子以重量,而且还赋予体积和形状……因此我把这些原子算作第二类,它们是从前一种原子中产生的,但又被看作物体的原始分子。”(3)

  让我们更仔细地研究一下绍巴赫从第欧根尼·拉尔修书引证的一段线节)。这段话说:“这就是认为宇宙是物体和不可捉摸的自然,或者认为存在着不可分的元素的学说,以及其他诸如此类的学说。”这里伊壁鸠鲁是在教导皮托克勒斯,他写信给他说,www.bwin3099.com天体学说不同于所有其余的物理学说,例如,认为一切都是物体和虚空,认为存在着不可分的基质的学说。很显然,这里没有任何理由假定所谈到的是一种第二类的原子。[注:往下在手稿中马克思删掉了以下这一句话:“从伊壁鸠鲁所说的‘这一切都没有本原,因为原子就是原因’(4)可以同样正确地或错误地作出这一结论:伊壁鸠鲁认为有第三类原子——‘作为原因的原子’。”——编者注]也许“宇宙是物体和不可捉摸的自然”和“存在着不可分的元素”这两个说法的不同,可以造成“物体”和“不可分的元素”之间的差别,在这种情况下,“物体”就意味着第一类原子而与“不可分的元素”相对立。但这是完全不可设想的。“物体”是指与虚空相对立的有形体,所以虚空又叫做“无(P224)形体”。(5)因此在“物体”这一概念里既包括原子又包括复合的物体。例如,在给希罗多德的信中说道:“宇宙是物体……如果没有被我们叫作虚空、地点和不可捉摸的自然这些东西的话……物体当中,有一些是复合体,另外一些则是构成这些复合体的要素。而这些要素是不可分的和不可改变的……因此始原必然应该是不可分的有形体的自然。”(6)所以在上面提到的一段话里,伊壁鸠鲁首先谈到与虚空不同的一般有形体,然后才说到特殊的有形体,即原子。[注:往下马克思删掉了以下这一句话:“在这里不可分的元素除了作为不可分的物体之外别无任何意义,最后一段引文中在谈到这些不可分的物体时说,它们就是本原。”——编者注]

  绍巴赫引证亚里士多德的话也不能证明任何东西。斯多葛派所特别坚持的“始原”和“元素”之间的差别(7),诚然在亚里士多德那里也可以找到(8),但是,亚里士多德也承认两种说法是等同的(9)。他甚至明确地说,“元素”主要是指原子(10)。留基伯和德谟克利特也同样称实和虚为“元素”(11)。

  在卢克莱修那里,在第欧根尼·拉尔修书中所载伊壁鸠鲁的书信里,在普卢塔克的《科罗特》里(12),在塞克斯都·恩披里柯那里(13),都赋予原子本身以特性,因而这些特性也就被规定为自己扬弃自己。

  但是如果说只靠理性才能了解的物体具有空间的质可以被当作二律背反的话,那么说空间的质本身只有靠理智才能被知觉,就将是一个更大得多的二律背反(14)。

  最后,绍巴赫引用下面这一段斯托贝的话来进一步论证他的见解:“伊壁鸠鲁认为始原(物体)是简单的;而由它们所组成的复(P225)合体全都具有重量。”对斯托贝的这段话,其实还可以加上另一段话,其中“不可分的元素”是作为原子的一种特殊形式而被提到:(普卢塔克)《论诸哲学家的见解》第1卷第246和249节和斯托贝《自然的牧歌》第1卷第5页(15)。此外,在这些话里根本没有肯定地说原始的原子没有体积、形状和重量,相反,勿宁说只是提到重量是区别“不可分的本原”与“不可分的元素”的标志。但是我们在前一章已经说过,重量只是在原子的排斥和由排斥而产生的凝聚方面才得到应用。

  捏造“不可分的元素”也并没有得到什么结果。要从“不可分的本原”过渡到“不可分的元素”,就跟想直接赋予它们以特性一样是困难的。但是我并不绝对否认这种区别。我只是否认存在着两种不同的、不变的原子罢了。不如说,它们是同一种原子的不同规定。

  在弄清这个差别以前,我还要提醒大家注意伊壁鸠鲁的一种手法,即他喜欢把一个概念的不同的规定看作不同的独立的存在。正如原子是他的原理一样,他的认识方式本身也是原子论的。在他那里,发展的每一环节立即就转变成固定的、仿佛被空虚的空间从与整体的联系中分离开来的现实。每个规定都采取了孤立的个体性的形式。

  无限的东西,γò?πειpov,或者象西塞罗译作的infinitio,有时被伊壁鸠鲁用来当作一种特别的自然。而正是在“元素”被规定为固定的、作为基础的实体的那些地方,我们也发现,“无限的东西”也变成一种独立存在的东西了。(16)

  但是,无限的东西,按照伊壁鸠鲁自己的规定,既不是一种特(P226)殊的实体,也不是存在于原子和虚空之外的某种东西,相反地,无限的东西乃是它们的一个偶然的规定。因此我们发现“无限的东西”有三种意义。

  第一,“无限的东西”,在伊壁鸠鲁看来,表示原子和虚空共同具有的一种质。在这个意义上它表示宇宙的无限性,宇宙之所以无限,是由于原子的无限多,由于虚空的无限大。(17)

  其次,无限性是指原子的无限多,所以与虚空相对立的不是一个原子,而是无限多的原子。(18)

  最后,如果我们可以从德谟克利特的学说来推断伊壁鸠鲁的话,则“无限的东西”又恰恰意味着它的反面,即与自身规定和自身限制的原子相对立的无边无际的虚空。(19)

  在所有这些意义中,——而它们是原子学说中唯一的甚至是唯一可能有的意义,——无限的东西只不过是原子和虚空的规定。然而它却被独立化为一个特殊的存在,甚至被作为特殊的自然而与那些原理并列,它表现着那些原理的规定性[注:往下马克思删掉了一句话:“这个例子是有说服力的”。——编者注]。

  因此,——也许是伊壁鸠鲁自己确定了这样一条规定:原子作为原子的一种独立的、原始的形式变成了“元素”,但是根据历史上较可靠的材料来推断,情况并不是这样;也许,在我们看来更有可能的是,伊壁鸠鲁的学生梅特罗多罗斯[注53]最先把不同的规定变成了不同的存在(20),——我们必须把个别环节的独立化归咎于原子论意识的主观方法。当人们赋予不同存在的形式以不同的规定时,人们并不能因此而理解到它们的差别。

  在德谟克利特看来,原子仅仅具有一种“元素”,一种物质基质(P227)的意义。把作为“始原”的原子和作为原理和基础的“元素”区别开来,这是伊壁鸠鲁的贡献。这种区别的重要性在下面就可以看清楚。

  原子的概念中所包含的存在与本质、物质与形式之间的矛盾,表现在单个的原子本身内,因为单个的原子具有了质,由于质,原子就和它的概念相背离,但同时又在它自己的结构中获得完成。于是从具有了质的原子的排斥以及与排斥相联系的凝聚里,就产生出现象世界。

  在这种从本质世界到现象世界的过渡里,原子概念中的矛盾显然达到自己的最尖锐的实现。因为原子按照它的概念是自然界的绝对的、本质的形式。这个绝对的形式现在降低为现象世界的绝对的物质、无定形的基质了。

  原子诚然是自然界的实体(21),一切都从原子产生,一切也分解为原子(22),但是现象世界的经常不断的毁灭并没有任何结果。新的现象又在形成,但是作为一种固定的东西的原子本身却始终是基础。(23)所以,若就原子的纯粹概念来思维原子,则它的存在就是空虚的空间,被毁灭了的自然;若就原子的进入现实界而言,它就下降到物质的基础,这个物质基础,作为充满多种多样关系的世界的负荷者,永远只以存在于对它漠不相干的和外在的形式中。这乃是一个必然的结果,因为原子既被假定为抽象的、个别的和完成的东西,就不能把自己显示为将这种多样性理想化并且贯穿在其中的力量。

  抽象的个别性是脱离定在的自由,而不是在定在中的自由。它不能在定在之光中发亮。定在乃是使得它失掉自己的性质而成为物质的一个因素。因此原子不会进入现象的光天里(24),或者在(P228)

  进入现象的光天时不会下降到物质的基础。原子作为原子只存在于虚空之中。所以自然的死亡就成为原子的不死的实体,卢克莱修也就有理由高呼:

  “有死的生命被不死的死亡夺去了。”[注:卢克莱修《物性论》第3卷第869行。——编者注]

  伊壁鸠鲁和德谟克利特在哲学上的区别在于,伊壁鸠鲁在矛盾的极端尖锐的情况下把握住了矛盾并使之客观化,因而把成为现象基础的、作为“元素”的原子与存在于虚空中的作为“始原”的原子区别开来;而德谟克利特则仅仅将其中的一个环节客观化。也正是这个差别,在本质世界中,在原子和虚空的王国中使伊壁鸠鲁和德谟克利特分手了。但是既然仅仅具有质的原子才是完成的原子,既然现象世界只有从完成了的并且同自己的概念异化了的原子中才能产生,所以伊壁鸠鲁这样来表述这一点:只有那具有质的原子才成为“元素”,或者说,只有“不可分的元素”才具有质。(P229)

上一篇:以及上游河道显著变宽信息(图中箭头所指) 下一篇:湖北省高科技亿光小蝴蝶发光二极管生产厂家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